電話:023-63103617

經典傳頌

Classic transmission

首頁 >> 傳經頌典 >>經典故事 >> 晚唐詩人韋莊和他的花間詞
详细内容

晚唐詩人韋莊和他的花間詞

韋莊,是晚唐著名的詩人。長安杜陵人士也就是如今陝西西安市,是詩人韋應物的第四代孫子,也是五代花間派詞人。詞的風格清麗,形象生動。他還曾擔任過前蜀的宰相。

timg.gif

【韋莊-菩薩蠻】

他早年時期算是運氣不佳吧,每次考試都不中。一直到他快60歲左右才考得進士,擔任校書郎一職。他曾在天複元年時期入蜀爲王建掌書記,從這以後他就終生仕蜀。在天佑四年,勸說王建當皇帝,並爲他制定一些相關的政策。他與溫庭鈞同爲“花間派”的代表作家,史上稱兩人爲“溫韋”。大多數的詞大致都描述了自己的生活體驗和一些上官貴族的轶事,善于用白描的手法將人的享樂生活和離情別緒生動的表現出來。

韋莊寫的詞都很有名,《浣花集》就是其中的一首。他曾身陷重圍,中年時期又被病痛折磨。883年,在洛陽著有《秦婦吟》,詞的內容主要反映了戰亂中婦女的遭遇,在當時很是着名。後世之人還將《孔雀東南飛》、《木蘭詩》和他的《秦婦吟》稱爲“樂府三絕”。韋莊除了寫言情外,還擅長寫個人身世,他一生的經曆,可分爲兩個時期,其一是仕唐時期,其二是仕蜀時期。但關于大部门的詞,基本上都是來源于後期。

timg (2).jpg

在文學地位上,韋莊在詩壇上占有重要地位,其中代表作就是《秦婦吟》,是爲今現存唐詩中最長的一首詩了,詩中選取典型的情節和場面,在運用有層次的手法反映了重大曆史事件的複雜矛盾,同樣也標志著中國詩歌的發展。

【花間詞韋莊】

“花間詞”乃是活躍在晚唐和五代時期的漢族派,它的着名是要來源于《花間集》。一般來說,詞可分爲:長調、中調、小令。而在這本《花間集》中卻意外的沒有長調慢詞,其實這並不是作者有意的,而是當時北宋初年,慢詞確實還沒有出現。  

《花間集》是由趙崇祚所編輯,可以說是一本詞總集,其中包罗了溫庭筠在內的多名人物的的作品。但是作爲編輯者,趙崇祚卻一首也沒有,可見他毫無私心,態度客觀。作爲花間詞人,因爲他們詩詞的作風多数是一致的,所以後世的人稱他們爲“花間詞人”。要說其中誰是主體,當然要莫屬于溫庭鈞和韋莊了。

韋莊和溫庭鈞是在花間詞中成就最高的人,後人將他倆合稱爲“溫韋”。相比之下,他們兩個人的作詞內容基本上並沒有太多的區別,都離不開男女情愁,悲歡離合。但是韋莊則善于注重人物感情的抒發,如在《菩薩蠻》裏用以景稱情,稱托出遠走的遊子悲傷的心情,此詞,意象鮮明,算得上是多種寫春詩裏的佳作之一。在風格上,韋莊寫的詞喜歡用清新流暢的白描手法來表達深沈的感情。

timg (1).jpg

除了以上兩個方面,韋莊對相關的閨情詞寫的也是非常具有特點,他寫的詩詞與閨中的美人一樣相互交融,猶如真的一樣,王國維還曾稱贊他:端己詞情深語秀,雖規模不及後主、正中,要在飛卿之上。觀昔人顔、謝優劣論可知矣。

【韋莊共寫了幾首菩薩蠻】

關于詩人韋莊所寫的《菩薩蠻》,一共有五首,均是韋莊在南方躲避戰亂時寫的一組詞,多数歌頌了江南的美景和人物美,既表現了作者對江南美景的依戀之情,還抒發了詩人漂泊在外的惆怅之情。 

第一首詞主要寫他跟一女子的愛戀。當時他身在洛陽,與一女子相遇,兩個人相互珍惜這段美好的緣分。後來他爲了自己的前程不得反面這個女子分開,臨走之前,這女子彈奏了一曲琵琶與他贈別,並要他早點回來。

而到了第二首詩時,他寫到了江南。8年時間裏爲了考取功名,可事事不如意,都一無所獲。所有人都說江南美好,可是在他心裏只求能夠回到家鄉。

第三首則寫的是他在西蜀的時候,那時的他已經面老珠黃,唐王朝也已經要滅亡了。所以不論是家鄉還是江南,都已經成爲了過去。在這首詩裏寫的多数是對江南的往日忖量。

在第四首詩中,他與西蜀主人一同喝酒,爲了不讓自己沈浸在回憶的傷痛中,一醉方休。甯可沈浸在酒精中,也不願意醒來。

第五首則是對所有詞的一個總結。他自己本是生在洛陽的才子,卻老在了江南。自己也並沒有忘記昔日的戀人,當自己看到湖中的鴛鴦,便想起了自己的心上人,可是對方又會知道自己的所有的遭遇嗎?

timg (3).jpg

這五組詞,從上到下,以景抒情,多次運用擬人,比喻的手法,刻畫了作者昔日遊子的念鄉之情。

【韋莊名句】

“ 洛阳城里春景好,洛阳才子他乡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满街杨柳绿丝烟,画出清明二月天。”这一句句优美的著名诗句就是出自于晚唐著名诗人、词人韦庄。  

韋莊的詩句大多數是情致深婉,包蘊豐厚,令人深思。此外,韋莊的詩多以感舊、離情、懷古這三個方面爲主題。而他的詞多寫自己在生活上的體驗和上層社會遊樂生活中的離情別緒,與溫庭筠同爲“花間派”代表作家。他所創作的詩詞成爲人們所喜愛的詩詞。

雖說韋莊與溫庭筠齊名,在詩作內容上並無太大差別,但是溫庭筠多寫供歌妓歌唱的詩詞,而韋莊卻注重個人情感的抒發。《菩薩蠻》中“如今卻憶江南樂,當時年少春衫薄,騎馬倚斜橋,滿樓紅袖招。”韋莊追憶往昔在江南的遊曆,將生活飄零,飽經離亂之苦與思鄉之情相融合,情韻深至,令人感傷。《秦婦吟》中“老翁暫起欲陳詞,卻坐支頤仰天哭。”“避難徒爲阙下人,懷安卻羨江南鬼。”反映出韋莊對起義軍的暴行所憤恨,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唐軍對黎民的壓迫,表現出韋莊的無可奈何與悲傷之情。结构嚴謹,脈絡分明。

韋莊一生當官並不是一帆風順,又逢時局動蕩,致使一生飄零,人生中充滿了悲傷離別、忖量故鄉之情。由此,創作出令人贊賞的詩句,也使他在唐末詩壇上具有重要地位。清代翁方綱也曾贊他:“勝于鹹通十哲。”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四路81号3栋3楼    邮政编码:400015  電話:023-63103617   传真:023-63103631     郵箱:3174389528@qq.com


Copyright 2014-2025   重庆市公益事业进展研究会 All rights reserved     渝ICP備10201427號